Manbetx意甲

白云女子买5盒酵素果蔬粉 因标签信息虚假讨10倍  2017-12-01 [公司动态]

  信息时报讯 (记者 何小敏) 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刚过,职业打假人这个群体再次引发关注。昨日上午,白云区法院审理了一宗普通的产品责任纠纷案,但被诉企业似乎和对方“杠上了”。

  昨日上午,白云区法院审理一宗产品责任纠纷案。女子杨某在某药店购买5盒某品牌酵素果蔬粉后,以该产品所标示的营养信息虚假为由,起诉至法院,要求某知名药业公司退还货款990元,并10倍赔偿。但同一个产品同时被几个人起诉到不同的法院,留下的联系方式还是同一个号码,该公司意识到,这是遇上职业打假人了。

  昨日庭审,杨某一方委托律师莫某出庭。开庭前,法官询问双方是否有调解意愿,莫某表示“有”,并称可接受5倍赔偿,但当即被药业公司拒绝。该公司称,事发后,公司门店已下架全部涉案产品,但他们并不认为产品有危害性。庭上,该公司提交了相关检测报告,认为产品是符合国家食品标准规定的安全食品。

  该公司认为,即使标签上标注的数值有误差,也不能因为这一瑕疵,让经营者承担10倍高额赔偿金。虽然《食品安全法》规定了10倍赔偿的条款,但也列出了例外情形,即食品的标签、说明书存在不影响食品安全且不会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瑕疵的除外。

  日前,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发现,买家杨某是广州某知识产权公司员工。律师莫某几乎包办了与该公司有关的“打假案”。其中,他曾代理一宗系列案,共计64个案号(根据已公开文书统计),买家均是在某知名超市购买了同一型号的电池,有的同一天在同一门店数次购买。此后,他们以该电池不符合相关标准为由诉至法院,或要求3倍赔偿,或要求500元赔偿。几名买家均委托该公司或该公司指派的人员同时担任代理人。

  这些案件每宗分别主张发生律师费、交通费、打印费等共计9000多元。记者粗略计算,假设这些费用得到支持,便有超过50万元以上。但最终法院认为并无证据。此外,假设每宗案件主张的赔偿数也得到支持,也是一笔不少的收入。但经广州两级法院审理,64宗案件均被驳回。

  就打假的“成本”而言,该团队每个案件“亏损”了一审、二审共计100元诉讼费。但更多的时候,这个团队是“盈利”的。公开判决书显示,这个团队曾有多次胜诉经历。

  在曾经营某保健品销售企业的彭先生看来,称一些人为“职业索赔人”更加合适。他告诉记者,自己的公司曾在几年内遭遇20多起类似纠纷,其中有20单赔钱和解,有3宗是企业胜诉。

  他说,一个案子如果败诉,赔偿金额可能是几百或者几千。“而一个案子请律师要花1万,普通的卫生标准检验要花2000元,如果是营养成分检验则要8000元,只要有投诉就要跑工商、质检,还不算人力成本。”彭先生说,一宗案件,即使是企业胜诉,不用赔钱,就已经消耗了大量的成本,“没问题你都是输的”。

  因此,一些小企业无论产品是否真的有问题,宁可选择“忍气求财”也不愿打官司,因为对方是专业团队,自己“耗不起”。

  “但我们不能否定,有些有正义感、有良知的职业打假人,对企业和市场规范起到了促进作用。”彭先生说。

  多年来,职业打假人的身份备受争议,法院对于这类群体提起诉讼的判决也是各有不同。2014年1月,最高院出台相关规定,“知假买假”获得司法认可,职业打假这个行业更是蓬勃发展。而2016年11月,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(送审稿)》正式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。其中第二条明确,“自然人、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、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”,似乎又有意对职业打假人关闭大门。